[專訪] 鄒凱光《齋呵唔鬧》正能量棟篤笑
發佈時間: 2013.04.25

做 talk show,例牌 A 餐:講時事,例牌 B 餐:鬧公眾人物,特別是政治人物。但灘叔鄒凱光首次個人 talk show《鄒凱光灘住吹之齋呵唔鬧》,非但不談政治,還講明「齋呵唔鬧」,灘叔笑說:「希望用賤格的方式,令大家邊聽邊哈哈哈笑,同時又聽到一點道理。」

灘叔在 2010 年與電台節目拍檔余迪偉開過 talk show《爆響口之唔出得街》,今回單飛出馬開《鄒凱光灘住吹之齋呵唔鬧》,他說:「演完《爆響口》後,公司建議打鐵趁熱再做,可是自己懶惰,結果一直拖至去年 10 月,才應承做。一直心大心細,既想與余迪偉一起做又想獨自一人做,最後覺得總有天也要自己一個,不如早點嘗試,所以今次一個人做。」

 

鄒凱光《鄒凱光灘住吹之齋呵唔鬧》棟篤笑

灘叔為演出唱主題曲,由 My Little Airport 作曲填詞,他說:「我非渴望唱歌,但一直欣賞 My Little Airport,覺得用開騷名義邀合作,是很漂亮的藉口去認識他們。」

 

呵不代表縱
深信現在做 talk show,當場鬧一輪特首定輕易令觀眾情緒高漲,但灘叔表示只講大眾生活上接觸到的問題,不會接觸社會及政治題目,一來因感到自己不熟悉政治,夾硬講只會「樣衰」,其次:「覺得觀眾辛勞工作了一天,放工來看我只是想放鬆一下,如果又講政治,觀眾會感到痛苦、沉悶,所以想講生活化的東西,比如現在一班人吃飯,梗係有人 facebook 食先,那麼對這類人應該呵定鬧?」

一味怪責難減怨氣,所以對於港女,灘叔說:「在我認為,是沒有港女,只是有班好渣的男人服侍不了異性,然後這些男人覺得如果認自己不堪豈非好渣,於是扣帽子稱對方為港女,我覺得所有女人都是公主,應該要服侍,所以世上冇公主病,只是你們有平民病而已。這題目似是呵港女鬧港男,但其實最重要想表達我們的生活如何可以不同?如何可以少點爭拗?只是鬧人死八婆冇用,解決唔到件事,你應該去呵對方,令到她有天變成不是死八婆,世界少個負能量,自己又多一份功德。」

但是呵不代表縱,灘叔指:「男士投訴女朋友的麻煩事,是男方一手一腳縱容所致,為何第一天認識女方時千依百順?因你未哄到人家上床,當上了床便嫌人麻煩。但女士也要細心,比如很多男人替女朋友拿手袋在洗手間門外等,是很難睇,我見到都會睇唔起。女方夠細心應該不要讓男方去做,或者手袋不要太女性化。有女生或覺得這才是好男人,可是也要顧男方形象,不要令男友樣衰衰,應該有『劉嘉玲心態』——『偉仔梗係靚仔有型,但係佢只鍾意我。』其實一段關係就算最後分手都冇所謂,最重要是有否令彼此進步。」



主持節目當做功德
這種做功德的心態,來自他做《一八七二遊花園》,灘叔說:「最初做這個節目時,覺得自己幾十歲人,為何還要為十幾歲的小朋友去解決愛情問題?每晚放工便駕車到山頭野嶺大叫問『點解』來發洩。幸某天突然領悟,當十五二十時的成長階段,如果有個大哥哥或大姐姐點化一下,整個成長便可以很不同,你陪着他們度過難關,是一種功德,有此心態後,自己也覺得有了能量。」

灘叔說有天在街上碰到個女生,對方哭着說多謝:「原來她兩年前因失意打算自殺,剛巧聽到我的節目得到開解,於是打消了念頭,原來唔覺意講一些說話,真的可以救到人。既然每晚真心、善意地做節目就已經幫助了人,為何不做?我沒想過飛黃騰達或揚名立萬,只想臨死前回望,覺得自己一生人也不算過分,曾經提供過一些能量給別人,便心滿意足。」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《鄒凱光灘住吹之齋呵唔鬧》INFO
日期:6 月 12 日至 14 日
時間:8:00pm
地點:香港理工大學賽馬會綜藝館

最高瀏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