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專訪] 連詩雅╳班底《好好過》新情歌年代
發佈時間: 2013.04.25

若單以點擊率作計算,連詩雅去年兩首單曲《好好過》、《到此為止》累計有逾 800 萬人次的瀏覽量,早應是金曲之王。2013 年派台新歌《說一句》,沿用相近製作班底及音樂路綫,要說天后成形言之尚早,唱片公司卻鎖定連詩雅接棒成新一代情歌代言人。這次,歌曲監製舒文、作曲人 Larry、填詞人陳詠謙,在錄音室播着出爐新歌,細訴如何打造連詩雅情歌威力。

出道 3 年的連詩雅(Shiga),由模特兒轉當歌手,最初音樂風格帶着清純夢幻,像初出道的薛凱琪。事業轉型期則在演出電影《喜愛夜蒲》,成功演繹了時下女生的戀愛態度,適時推出的歌曲得到了不少宣傳助力。失戀情歌從來不缺,《好好過》其實就像容祖兒的《爭氣》,配合天時地利就成全了一首流行金曲。

監製舒文跟容祖兒合作了不少經典,陳詠謙則是黃偉文點名表揚的新晉詞人,他們遇上連詩雅,承接《好好過》餘威,會否打算再開創另一個情歌年代?

 

連詩雅 2013 年派台新歌《說一句》

2013 年派台新歌《說一句》,沿用相近製作班底及音樂路綫,要說天后成形言之尚早,唱片公司卻鎖定連詩雅接棒成新一代情歌代言人。


歌曲監製舒文、作曲人 Larry、填詞人陳詠謙,打造連詩雅情歌威力。

歌曲監製舒文、作曲人 Larry、填詞人陳詠謙,在錄音室播着出爐新歌,細訴如何打造連詩雅情歌威力。


舒文:上次跟 Shiga 合作《好好過》前,我們談了很久,了解她的性格、愛情觀等,明白這兩年她有了一些經歷,情感世界豐富了,讓我知道她可以唱到甚麼歌。今次再做《說一句》,沒有特別去計算,只是代入了歌者的心態,如果我是連詩雅,往後要如何走呢?歌曲概念就由此出發。

連詩雅:我真的覺得舒文對我的了解,比我自己更多,有時由旁人角度去講可能更切合。譬如在愛情上,此刻我不知自己需要的是甚麼,有朋友拍了 10 年拖無故分手,然後很快開展另一段關係,前 10 年好像很容易便被取替了,令我質疑究竟「愛」是甚麼?下一任是否要跟前度比較?腦海裏產生很多問題。

陳詠謙:不是我填《好好過》和《到此為止》,舒文找我是想有另一角度,就是講這個女生正經歷迷惘期,雖不會故作灑脫或感到絕望,但已不再是當初那個她,明白是要 move on,但究竟走去哪裏呢?我用文字捕捉這感覺。

舒文:我只提供「比你好 / 比你差 / 緊要嗎」這段歌詞,由他去作延伸。

連詩雅:我覺得這歌不止是 20 餘歲的人有共鳴,任何單身的、感情狀態正膠着的人,相信都有不同感受。

Larry:我的工作便是把他們的概念化作音符,以不同樂器去表達歌曲感覺,跟前作不同,今次曲式起伏較細,前半段較靜,更加細膩,像內心的獨白。

連詩雅:每次跟舒文合作,都會賺到不同的東西,《好好過》最初覺得有難度,經過他的引導,達到自己從沒想過的突破。《說一句》作為今年首支派台歌,事前一定有壓力,製作過後,發現我又可以比前走得更遠一點。

舒文:Pop song 不是要驚為天人,要做古怪東西很容易,最重要是如何去 serve 一首歌,由曲詞編怎樣做到圓渾,還要緊扣歌者的形象感覺。它不止代表藝人想講甚麼,亦等如很多聽眾的心底話,我做歌不是為特定階層,最好是教授、OL 和學生也能共鳴,已是成功的流行曲。

 

舒文:著名音樂監製,曾與容祖兒、李克勤、陳奕迅、林欣彤、林峯等歌手合作,曲詞編監作品超過 200 首,連續兩年摘下商台叱咤樂壇監製大獎。

舒文:著名音樂監製,曾與容祖兒、李克勤、陳奕迅、林欣彤、林峯等歌手合作,曲詞編監作品超過 200 首,連續兩年摘下商台叱咤樂壇監製大獎。


用經歷幫助演繹歌曲
記者: 在詞人的角度,連詩雅兩首前作被受落的原因是甚麼?

陳詠謙:我本身不多寫少女心事,事實上近年亦沒有太多具代表性的少女歌手。Shiga 有一種可貴的樸實,失戀歌任何時候都有市場價值,只看能否找到有信服力的人演繹。《到此為止》證明了有些事情不用太複雜,她唱來就令大家像經歷跟她一樣的心情。

舒文:在監製角度,一張白紙是最難設計,Shiga 有自己經歷、嘗過得失,對演繹歌曲有幫助,亦啟發到我如何去創作,有血有肉有 life 的歌手更加重要。

陳詠謙:以上一輩歌手去比較,當時媒體是由上至下,偶像是用資源塑造,供人去仰望;今天隨着科技演變,世界已是一個平面,大家是用各自方法去找尋自己的偶像,不是要成為那個人,而是彼此的感受是一樣。一首成功情歌,更要依靠演繹者本身的人生,輪廓要更加清楚。

連詩雅:作為歌手,能夠擁有一些貼近自己的作品是幸福的,在《好好過》和《到此為止》時,我有過一些不開心的經歷,但正因有過這些感受,人才會成長、改變和進步。

陳詠謙:
有時會自問,是否一定要用慘痛經歷去換來作品?我跟黃偉文也討論過,他說現在回望,是寧願放棄某些傑作而得到幸福,Shiga 你如何選擇?

連詩雅:我倒想要有所經歷,對作品的感受會更真實,愛情從來都是不理智嘛。

舒文:我們不是去倒模一個人,而是去用作品表達她的人生故事。

 

陳詠謙:2005 年起填詞,至今累積詞作逾 200 首,近作包括陳奕迅的《碌卡》、側田的《硬仗》、陳慧琳的《So Hot》等,兩年前黃偉文夥同他、林寶、喬靖夫組成填詞人聯盟。

陳詠謙:2005 年起填詞,至今累積詞作逾 200 首,近作包括陳奕迅的《碌卡》、側田的《硬仗》、陳慧琳的《So Hot》等,兩年前黃偉文夥同他、林寶、喬靖夫組成填詞人聯盟。


Larry Wong:舒文 Zoo Music 旗下音樂人,作曲作品包括連詩雅的《說一句》、陳奕迅的《最後派對》等。

Larry Wong:舒文 Zoo Music 旗下音樂人,作曲作品包括連詩雅的《說一句》、陳奕迅的《最後派對》等。


等下一個巨星
連詩雅被形容為「情歌接班人」,幾位製作人認為,跟容祖兒、楊千嬅等今日天后的代表作比較,Shiga 同樣可代表某一種聽眾的心聲,跟歌迷的距離藉着網絡,卻來得更貼身直接。同時情歌能涉及的尺度似乎亦增加不少,如陳詠謙就幫吳雨霏寫過女性尋找外遇的《告白》、張敬軒赤裸情慾的《壯舉》。

陳詠謙:其實 10 年前的情歌都很多元化,容祖兒有《痛愛》、楊千嬅有《少女的祈禱》,又有盧巧音的《垃圾》,每個人都有其特質,再由創作人把她們的個性放大。今日連詩雅同樣是唱出很多人的心聲,網上點擊率已是證明,歌手的故事是一個切入點,繼而希望令更多人得到共鳴。

舒文:容祖兒大部分的歌是我監製,那時候歌手還需要營造巨星距離感;這一輩歌手則更強調個人性格,所以我們要做更多貼近歌手的作品,對流行文化是好事,因為作品更具血肉。

陳詠謙:我們也在等更多毫無懼色的歌手出現,像以前的劉美君、葉玉卿,有逾越尺度的歌,亦要有能力去駕馭的歌手。

舒文:製作人有時是被動,即使準備就緒,也要等事情去發生,像梅艷芳之後等鄭秀文出現,之後等陳慧琳出現,下一個巨星,會否在這個年代再出現呢?

最高瀏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