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專訪】盧巧音 慢活人生
發佈時間: 2013.07.10

久休一段日子的盧巧音,剛公布跟 Kolor 成員 Sammy So 結婚,隨之亦活躍起來。去年年中低調推出的專輯《Nuri》,大玩新紀元概念,是一張被忽略的作品,卻見盧巧音的火焰並沒冷卻。婚後重整步伐,對自身才華更加肯定,創作上關心的事情更廣,海闊天空宇宙無限說得太遠,她說不如從關注身邊的人和事作起步。

兩年前於中港台做過多場音樂會後,盧巧音看似在幕前蒸發,在網上還惹來過告別樂壇的消息,Candy 笑着否認,只是放了一個長假,實則亦沒閒着,如要為樂隊 Kolor 做封套設計,或打點演出細節,去年推出了新碟,今年初又舉行了慈善畫展,工作沒有停過。「刻下心態放輕鬆了,會多作幕前演出,也考慮跟唱片公司合作推出歌曲。」7 月底將演出《軒尼詩炫音之樂》,跟新晉樂隊 Dear Jane 及搖滾老將 Joey Tang 同台,大玩中外經典名曲。

 

盧巧音 Candy Nuri

 

走出家門看世界
盧巧音於 1994 年組過樂隊 Black & Blue,繼而被發掘成歌手,故她可說是 band 壇大家姐,今日看到很多新晉樂隊紛紛湧現,她亦感興奮。「我出道時的 band scene 頗蓬勃,只是後來突然消散,現在這一浪似乎可以持久,可能現在學習樂器較以前方便簡單,最重要是風氣改變了,我那一代父母覺得夾 band 是壞事,現在健康得多,像我 12 歲的契女也在學打鼓!」

起步容易了,但現實的折騰是哪一代均是相似,盧巧音的過來人心聲,還是那句老生常談的「堅持信念」。「年輕人首先要有被否定的心理準備,像我喜歡音樂、時裝設計,身邊經常都有反對聲音,那就要問自己有多喜歡,是否值得為此去追求?如答案是肯定,就不要隨便被動搖信念。」年紀漸長,她更明白溝通的重要。「沉默不是金,如果遇上解決不了的問題,用平和心態跟自己信任的人溝通至為重要,對我來說,音樂亦是表達的途徑。」

盧巧音在樂壇有過衝刺期,為獎項、銷量、人氣忙於打拼,燦爛過後,今日的她要享受慢活。「早前放的長假得着很大,生活上退後一點,也不讓自己躲在家中,有時坐坐小輪、巴士,看看人生百態,希望學懂平衡,心態不同,看事情角度也會改變。」

 

關心地球宇宙
去年盧巧音重投獨立製作,推出的 EP《Nuri》主題恢宏,曲風糅合搖滾、電子、跳舞,內容講及天地新生以至環保,雖低調面世,但樂迷迴響依然。她解說此碟概念有受 new age 影響。「因認識了對此有研究的朋友,我本身信佛,跟 new age 某些思想如宇宙觀是接近,所以將之用在音樂上。活在香港,叫人關心地球也難,何況是宇宙,然而宇宙、地球、人是一體,其實需要我們去關心。」

此碟製作野心有如盧巧音 7 年前的《天演論》,她稱:「可能較接近,《天》也是講死亡、輪迴、歷史,但更加沉重。《Nuri》則是大愛,更加正面、積極、有希望,由封面至內容皆是繽紛的,這也是個人的心情映照吧。」

她笑指以前唱首本名作《好心分手》,可以熟到連歌詞都忘記!「因為像交差、交功課,有壓力而唱。」早前分別為黃偉文、雷頌德作品展再唱,已柳暗花明。「現在是分享,人放輕鬆了,感覺也有別。」

刻下的她,懂得着眼更有意義的事,像最近成為「香港防止虐待長者協會」大使,自言是走入社會第一步。「看到一些虐老的新聞,心裏也會不舒服,希望可以做點事。現在亦在揣摩如何可令老人家開心些,以自己經驗,其實父母未必是需要物質,有時一個電話報報平安,已能令他們安心;以前覺得跟父母飲茶很煩,其實這是應份,應好好珍惜彼此相處時間。」風不動,人動。從過去的憤世 rock 妹,到今日的淡然自若,盧巧音外在改變不大,內心卻已走過幾番轉折。

 

 

《軒尼詩炫音之樂》 Info

日期:7 月 26 日
時間:8:30pm
地點:將軍澳邵氏影城

最高瀏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