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專訪】楊丞琳不甘當空白偶像
發佈時間: 2013.10.11

在台灣偶像歌手中,楊丞琳現時穩坐一綫位置,媒體予她的稱號一直在變,由「可愛教主」、「金鐘劇后」至「全能天后」,代表了其資歷和認受性逐步拉闊。

在台灣偶像歌手中,楊丞琳現時穩坐一綫位置,媒體予她的稱號一直在變,由「可愛教主」、「金鐘劇后」至「全能天后」,代表了其資歷和認受性逐步拉闊。一路走來,她也不是順風順水,遇過的最惡毒批評莫過於被網友形容為母豬,讓她更能坦然面對缺失,練就金剛之身。從《仰望》到《勇敢很好》,流行情歌背後,藏着的是女生自強信息。

 

從 2000 年少女組合 4 in Love 年代算起,楊丞琳在演藝圈已發展了 13 年,當年憑偶像劇《惡魔在身邊》彈起,主題曲《曖昧》大熱,被冠以「可愛教主」稱號。她跟蔡依林曾同屬 Sony Music,後者離巢過檔後,楊丞琳被委以接棒的重任,向一綫歌手邁進。

 

形象至歌路,她老早擺脫可愛,過渡了半熟的尷尬,最近兩張專輯《想幸福的人》和《天使之翼》,走過歐洲大地拍攝封套,以高貴典雅預備迎接即將來到的 30 歲。在柏林,楊丞琳被當地建築所震撼。「以前曾去過德國,但只是走馬看花,今次為取景走了幾個地方,建築物大多是灰白兩色,也有許多玻璃,具透明感,不似其他大城市的摩登。」背着天使之翼佇立柏林街頭,令人聯想到《柏林蒼穹下》,可惜小妮子沒看過此名作,做不了太多聯想。

 

《被自己綁架》再與吳青峰互動

形象上可以用許多元素作配合,音樂上的蛻變相對更實在,她說:「如果真正喜歡音樂,總想挑戰不同曲風,只在於自己如何拿捏得恰如其份,不會為了強裝成熟而專挑沉悶的歌,也不能衣不稱身變成浮誇,要來得自然並不容易。」

 

幸而台灣有大量唱作人作後盾,楊丞琳的音樂亦很多元化,抒情歌、搖滾、舞曲以外,每次不乏知性唱作人的作品,逐步建立音樂深度。像蘇打綠的吳青峰打造的詞,現已是華語女歌手的文字恩物,楊丞琳早具慧眼,5 年前已邀他跨刀作嫁寫了一首《帶我走》,慢慢下來已成為她的固定拍檔。她形容彼此由純工作關係,漸成能交流的朋友,他更能依着她的心境而創作。「以往他是把曲詞都完成了,再來讓我選擇;現在就是互相研究方向,甚至不是他寫的曲,同樣可寫出很有其風格的作品。而且大家都是歌手,有些感受、情緒是相若,即使不用特地約出來見面,還是可以互有共鳴。青峰最厲害的,不止是文字功力,而是他知道寫出來的字是否好唱,不論高低音都令歌者覺得舒服。」

 

兩人再度合作的《被自己綁架》,歇斯底里的曲風和唱腔,不似出自嬌柔的楊丞琳之口,她指此歌反映的是許多人心裏的遏抑,包括自己在內。「現在社會資訊太發達,很多東西都只能看到表面,漸漸大家都很在意外在的部分,或者有很多偽裝,真實的情感反而收藏起來。當你愈往內走、外面的信息卻更加紛擾時,面對流言蜚語,便容易不開心,把自己愈綑愈緊,庸人自擾。」吳青峰第一稿歌詞,本來只集中寫娛樂圈生態,楊丞琳卻覺得題材太窄,大膽把歌詞退稿要求他寫得更闊,換來對方一句:「我以為你很保守啊,想不到那麼大膽。」

 

不甘當空白偶像

楊丞琳出道時以甜美可愛外形征服少男,實則性格比外表更為硬淨,成長於單親家庭的她,有指入行工作是為了抵家裏的債,至今最忌諱的仍是被問及父親。初拍偶像劇《愛情白皮書》時,因壓力大引致內分泌失調,胖了 20 磅,就被人狠批像「一隻母豬」。鏡頭前強裝歡笑,回家就哭個不停,幸得母親不離不棄的鼓勵。

 

走紅以後,在音樂中漸次滲入自強信息,無論是《仰望》、《忘了》灌輸積極人生態度,以至新歌《勇敢很好》明刀明槍要愛得及時,均展示楊丞琳不甘當空白偶像。「我是行動派,每當有想法時,就要付諸實行,明白有些事情不能強求;但如在不傷害別人的情況下,應該努力爭取。」她指當藝人最常亦最難面對的,便是被人互相比較。「以我的體會,不要一直只看好的一面,還要去正視自己的缺失,能時刻作出反省,這更為重要。隨着年紀和經驗的累積,才能夠變得愈來愈好。」

 

少年維特的煩惱,來自愛情的失意;至於楊丞琳的困擾,或許亦來自私生活與工作的不協調。「最近內心常在拉扯,有過一刻是想把事業停下來,但看到排山倒海的工作檔期,就知道不可能。」平凡時要成名,走紅後則渴求平凡,或許這是所有華麗之后的共同煩惱。

 

讓她插上一雙天使之翼,楊丞琳最想達成哪些願望?「就是希望不要再有天災,個人則要身體健康吧。」心底那句,可能是說好的幸福要更早出現。

 

邀林夕重寫《暗湧》

能聽懂廣東話的楊丞琳,對香港歌手的作品大多耳熟能詳,王菲的《暗湧》是她最愛之一。去年《為愛啟丞》一碟概念是重唱華語經典,她自然想到改編這歌。要唱廣東話卻不敢挑戰,於是請求原作詞人林夕寫上國語詞,可說是對方事隔十多年後再為同曲回應之作。「林夕很擅長一曲兩寫,陳奕迅、王菲的許多歌都是他各寫國、粵語版本,依然能寫到別人心坎裏。再唱《暗湧》,只好邀他再寫國語詞。」比較兩曲,她覺得:「廣東版較為內斂,用字也較含蓄;國語版情感則豐富一點,也較苦澀,亦更適合我這個年紀。現在到了較能收能放的階段,演繹上可更從容。」

 

劇后

說到演藝成就,這幾年拍的多齣偶像劇如《不良笑花》、《愛就宅一起》等,奠定了楊丞琳的受歡迎程度。跟羅志祥合作的《海派甜心》,還讓她拿下台灣金鐘獎最佳女主角。然而這兩年停止拍劇,是否自覺已過了偶像劇階段?「一來歌唱工作較忙,其次之後邀演的角色有不少重複,希望可停一停,待有機會再作突破。」

 

2011 年的《醉後決定愛上你》夥拍張孝全,最近他憑《被偷走的那五年》在中港人氣急升,再說舊拍檔,她形容:「他是天生的演員,在鏡頭前自然散發魅力,跟他合作是挺愉快的。」

 

撰文:區家歷

最高瀏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