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專訪】陳展鵬 差半步先生
發佈時間: 2014.03.27

【專訪】陳展鵬 差半步先生

 

陳展鵬和關禮傑在《叛逃》示範世界級「跳天台」片段,近日被網民二次創作惡搞而於社交網絡瘋傳,令這套已於 2011 年拍竣的劇集增添人氣。劇中,擔正扮演反恐特警的陳展鵬,可謂搏到盡,跳樓跳河遭追殺槍決乜都齊,他卻說現實中最難捱的是感情受到背叛。

 

繼謝天華在《神鎗狙擊》邊單手攀石邊傾電話之後,TVB 劇集的「主角無敵論」似乎仍然生效,陳展鵬在《叛逃》中不停出生入死,但毫髮無傷,勁過宇宙最強。不過最勁的還是 TVB 能未卜先知,他指劇集壓倉 3 年的原因是有很多爆破鏡頭,需要時間處理後期製作。

 

「高層可能有預知能力,知道 3 年後的今日,不論香港抑或世界都有好多恐怖襲擊事件發生,timing 啱啱好,而香港的確是有反恐部門,保護香港市民。」他在劇中飾演的莊有正,在反恐特勤隊「Anti Terrorist Force,簡稱 ATF」任職反恐警長,現實中香港警務處的反恐部門「Counter Terrorism Response Unit,簡稱 CTRU」,於 09 年成立,專門執行防禦、保護、戒備、追查及復原等反恐策略,是 S.D.U.(飛虎隊)及機場特警組以外,具備反恐能力的第 3 支特種警察部隊,也是亞洲第一支警察反恐巡邏部隊。

【專訪】陳展鵬 差半步先生

 

最怕愛情重傷

08 年,陳展鵬重返 TVB,一直多任配角,自從於 3 年前的《真相》演活踩界大律師後,備受觀眾好評,亦多了很多拍劇機會,他感激《真相》監製王心慰的知遇之恩。「Amy 姐懂得選取、利用我好多性格元素及特質放在角色中,並發揮演員的另一面;其實一個演員最重要也是最幸運的,就是遇到一個適合自己、似自己的好角色,而《叛逃》中就有好多的『我』。」

 

拍《叛逃》前,陳展鵬先問自己一個問題來幫助代入角色。「我問自己是否願意為香港當兵。香港沒有兵役,但當香港有事、有需要時,我願意當兵。那一刻冇得諗,我不會考慮照顧父母、結婚成家等問題,所以我發覺自己對社會是有一份使命感、責任感。我的角色本來諗住可以早些升職,轉做反恐部門就可以 hea,仲舒服過飛虎隊,返一日放兩日;但他慢慢發覺自己的潛力,當面對親情、愛情等富爭議的兩難處境時,可以好理性地放低私人感情秉公辦理。」

【專訪】陳展鵬 差半步先生

 

陳展鵬說自己是一個好重視愛情的人,每談一次戀愛,都可以 refresh 自己,有新的睇法、特質,也重新解構了愛情,可將領受的放在工作及角色演繹上,而《叛逃》講背叛分離,他認為愛情重傷的打擊最大。「兩個最熟悉的陌生人,可以在好短的日子,走在一起、共同生活,變為最了解你的人,起碼爸媽從未睇過我除晒衫、沖涼的樣子。兩個人之間愈親密,信任應該會愈大,但當有一絲懷疑時,卻可演變成好大、好深的誤會。」

 

他又會如何面對背叛自己的人?「我覺得人性本身就是惡,只是靠後天的教育、環境及培養,而影響一個人的思維;而人性最重要就是人的思維,當思維被培育成正面的,其對事物的看法、處理任何問題都會正面。所以我會代入對方的身份處境,不要先衝動覺得是別人不對,而令事情一發不可收拾,冇得返轉頭。當要說『對唔住』的時候,我會講咗先算,對人對事對自己,都是一種解脫。」

 

做運動最佳減壓良方

曾經簽約寶麗金做歌星的陳展鵬,即將和那年代已認識的同門師兄鄭嘉穎,在新劇《天眼》合演一對雙胞胎兄弟,他們同樣在事業上經歷過不少 ups and downs。早前陳展鵬在《單戀雙城》主唱的插曲《差半步》,非常受歡迎,YouTube 點擊率過百萬,他指這首歌能反映其人生。「有些人做咩事,都好似差半步,如果他不強求,可以知足常樂;有些人可能天份不夠,會追求但又得不到,因而不開心。而我的『差半步』,是需要懂得面對自己,當成功過、失敗過、遺憾過,有否反思再面對同樣問題時,懂得用更好方法去處理?差半步其實反而可令我愈來愈好。」

 

晉身娛樂圈之前,陳展鵬是運動員出身,曾加入香港乒乓球代表隊,《叛逃》的動作場面,可謂充分發揮其運動細胞。自言最喜歡學習新事物挑戰自己的他,公餘時間也不忘做運動,近來最愛踩單車。「小時候已識踩單車,我現在玩 downhill 極速單車。另外也打 golf 打了 4、5 年,是訓練 EQ、學習沉澱,情緒不可以好高漲,也不可很氣餒,要好中庸,好清晰地做好每個步驟,個波就會打得遠、打得好,但不要先想定要打得好遠,否則就會打錯晒。跟踩單車衝落山,快感返晒嚟、尋求速度是兩回事。」

 

他認為做運動同樣是休息減壓的最佳良方。「休息就是完全撇棄其他雜念,而做運動可以集中精神地做一件事、咩都唔諗,那個空間、時間便可給我減壓。我也鍾意睇佛學的書,因為覺得自己開始『空』,回歸 TVB 近 6 年,拍了好多劇,覺得像掏空了,需要從佛學支取力量。」

最高瀏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