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專訪] 石頭╳范曉萱 《明天記得愛上我》幸福冒險家
發佈時間: 2013.04.08

不是所有台片都是小清新的,至少石頭和范曉萱主演的《明天記得愛上我》可以是頗嚴肅題材,它講婚姻、外遇、甚至出櫃,但用了一個較夢幻、浪漫手法處理。幕前演員恰巧大多是歌手,這次,五月天的石頭放下結他,范曉萱也收起她的魔女本色,扮演面對愛情危機卻無能為力的平凡上班族。只不過,他們都感慨,談戀愛跟玩 band,其實都是講信任、包容的遊戲。

台灣本土電影復甦,演員需求量也大了,連帶許多歌手都有機會拍戲,「第一天團」五月天也不例外,有別上次《五月天追夢》全體出動,結他手石頭(石錦航)今次單飛上陣,戲中,石頭是個快要結婚的工程師,可是未婚妻突然婚前恐懼,臨時變卦,憨厚的他進退失據。另一方面,范曉萱飾演的未來大嫂,同樣要面對丈夫(任賢齊飾)的出軌 / 出櫃疑雲。這兩個角色,都屬樸實、純良又帶點遏抑,跟滿身搖滾精神的石頭、前衛反叛的小萱,形象可說有極大反差。

 

范曉萱 石頭《明天記得愛上我》

不是所有台片都是小清新的,至少《明天記得愛上我》可以是頗嚴肅題材,它講婚姻、外遇、甚至出櫃,但用了一個較夢幻、浪漫手法處理。幕前演員恰巧大多是歌手,這次,五月天的石頭放下結他,范曉萱也收起她的魔女本色,扮演面對愛情危機卻無能為力的平凡上班族。



石頭不Rock
五月天以團隊受訪時,成員要嚴守整體形象,石頭這次以演員身份宣傳,可以有更大的個人空間,如談到在戲裏飾演的三三,他就由個人背景講起:「此角是個生活有規律、理性、嚴肅的人,至於我給公眾的形象,是 rock、狂野和感性,看似很不相同。事實上我私底下也是頗理智的人,在大學修的是環境工程系,周遭同學個性都差不多。只是當組樂隊後,某一部分的我便要收起來,變了情感較外露的石頭。今次演戲就把以往的我再拿出來,成了穩重、理性的三三。」人有兩面,就如戲中任賢齊竭力把真性情掩藏,原來石頭最初的確對此角更感興趣,只因年紀跟角色不符才演不來。

石頭早婚,現有兩子,對婚姻、家庭之道,不乏過來人的體會。「作為有家室的人,我是不能原諒有外遇,無論理由或對象是誰!因為婚姻是承諾,個人某些慾望就要犧牲,不能隨便找尋情感去滿足需求。尤其有了下一代,更要考慮他們,若家庭破裂,最慘的還是孩子。」

電影裏的三三說:「結婚以後,最難的是繼續保持談戀愛的幸福感。」石頭亦表認同。「我覺得兩個人相處,是需要一點冒險精神,經常要營造意外驚喜,彼此生活要保持在同一頻率不容易,卻是互相的挑戰。」

玩 band 與結婚,其實只像身份角色的互換。「兩者同是為了相同目標而拼搏,對 band 來說,目標是音樂;而結婚就是家庭,中間需要有愛、理想、犧牲,大家才可以走下去。」

至於五月天,成員一早就有此共識。「我們自讀書時已認識,可能較了解彼此想法,相處上較民主,很多事情是一起投票,當中決定沒有一面倒的好與壞,重要的是那份認同感。」

 

范曉萱勇氣
跟石頭比起來,范曉萱出道更早,事業階段多,近年拍戲經驗亦漸多。有趣的是,電影導演總愛發掘她文靜嫻熟一面,跟其這幾年夾 band 的激情形象截然不同。小萱說:「演戲和唱歌都關乎想像力,可能只是別人的故事,但由自己去演繹,當中有我,也有角色的元素。在《明天》裏,我要拿出許多溫柔出來,成為戲中既單純又遏抑的阿鳳。」

阿鳳自覺人生欠缺選擇,對感情關係充滿無奈復無助,但她最後選擇不再委屈,還自己及丈夫追尋新生活的自由。「我覺得她是真心去成全彼此,既然一段關係不 work,不如勇敢去做決定,為自己而活。」

勇氣這個特質,在范曉萱的人生旅程一直存在。從兒歌教主、玉女歌手,進而爭取創作自主;走過抑鬱症低谷再度站起來,自行獨立搖滾路,走每一步少半分毅力都捱不過來。「作為現代女性,很多東西需要承擔,不容許脆弱、依賴,縱然你有家人、朋友、伴侶,最後打拼的仍是自己。」

阿鳳說:「人生不是所有事都如你想像般順利。」也是小萱最感動的一句對白。「生命太多變數,會讓人猶豫不決、舉棋不定,有時會卡在一個混沌狀態,但你不能只留在安全地區;做這行更不能回頭,只能往前走。所有決定都關乎勇氣,就算失敗,也要有 guts 才能夠面對。」

范曉萱曾經為許多人性黑暗面而鑽入牛角尖,事過境遷,她指這些總算是不錯的體驗。「事情發生總有原因,沒有甚麼是不可原諒。我是用欣賞角度去看黑暗面,如果大家只喜歡陽光,那黑暗亦應有存在價值,它也有其難度和美學吧。」

對感情、人生,小萱現在變得樂觀。反而看似陽光的石頭,原來是悲觀的人。「我會把任何事情都想到最慘的狀況,這也是一種預防,希望自己不要朝那個方向走。」小萱笑說:「你這種悲觀是蠻有建設性的。」

最高瀏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