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專訪] 古天樂《毒戰》戲癮作怪
發佈時間: 2013.04.11

古天樂多產,私生活卻低調;銀幕上他時而幽默、花弗,有時又陰沉硬朗,但對着傳媒,大多數時候沉默。他的人生似永遠保持對倒,在大有條件選擇減產時,古天樂堅持多拍戲。

原因是,他覺得演員基本上沒有自己人生,惟有從演戲中,方可以從角色的生活,給現實中的自己作沉澱。

古天樂一直明白,拍戲不應自設太多框框和顧慮,只是演員屬被動,未必常遇到可以發揮的角色。當日在爾冬陞《門徒》扮過吸毒者,銳意打破型帥外表,屬外在的突破。今次演杜琪峯、韋家輝的《毒戰》,他就找到內心演繹的空間。「拍攝前,我們花了好些時間看了很多公安提供的資料,了解整個運毒過程、如何部署拉人,雖然不能親身跟公安去查案,只能靠文字資料去感受,或者考究毒販有何舉止動靜,對演出都有很大幫助,亦明白到販毒者才是罪魁禍首,害到的人太多。」

他形容自己演的香港毒販蔡添明就像一隻蟑螂,為了生存可以不擇手段。「在我看來,他是喪盡天良的人,雖也有內心掙扎,最後還是以自私出發,不惜出賣所有人,去保護自己。我跟導演為此角做了很多前設,如他可能不止一個老婆,方便在不同地方做拆家;而他為何要用兩個啞巴兄弟,就是怕有人洩露秘密,這些大部分都能放進戲內。」他指這角色是其少見演得有極度黑暗一面。「在其他人眼中,他當然是壞人,但這世上很難分對錯,在角色的世界,他不過是不想死,故想盡方法活下去。當然他有很多黑暗面,幸而我全在內地拍,不用面對身邊人,可以專心投入演出,否則都幾辛苦。」

 

古天樂《毒戰》

古天樂多產,私生活卻低調;銀幕上他時而幽默、花弗,有時又陰沉硬朗,但對着傳媒,大多數時候沉默。他的人生似永遠保持對倒,在大有條件選擇減產時,古天樂堅持多拍戲。

 

演出新體會
杜琪峯曾形容古天樂是香港最後一個明星,這次《毒戰》幾乎由他去貫穿所有內地演員,古仔亦覺是新鮮體驗。「最初拍時未有後面『7 人幫』的戲份,全部演員只有我是香港人,雖然我跟不少內地人合作過,跟孫紅雷私下也是朋友,始終在新環境,又不是我們拍慣的警匪題材,所以需重新調節演出節奏。」

最感新鮮的,是去到地域廣闊的天津,視野也隨之開揚。「劇本寫那漁港好大,去到現場才感受到那種氣勢,是文字描寫不來,莫說要運毒,運甚麼都沒人會知,而犯人一旦逃脫,便很難再抓到,跟港片捉賊的思維是不同。在這種地理環境,不止演出,相信拍法都會受到影響,這種新鮮感對創作亦是好事。結局的槍戰,足拍了 1 個月,天天開工,對杜 sir 來說是很少見,可見他都有很多新體驗。」

他跟杜、韋合作多次,默契不需多言。「這角色是自私的人,我亦貫徹其性格,心裏想怎樣演盡量不說給導演知道,他倆亦不多作解畫,在鏡頭前自然會懂應接,而且因大部分是內地演員,與其慢慢用國語解釋,不如拍出來更易令大家明白。」



藉角色豐富自己
講演戲,古仔可以很健談,提到生活,卻說得不多,他亦苦笑道:「演員其實沒有太多人生,特別像我經常飛來飛去,有時不知身在何處,及會問自己是誰。有些人會選擇減產,重拾生活軌迹,我則相反,希望演更多戲,因為可藉不同角色,去不同地方,體會別人的生命,豐富自己經歷,這是吸收過程,逐點累積就可以作出結合,放到下一部戲的演出。」

他指演技留給別人去評價,只希望一直向前行。「你說今次做得好,但下次要繼續進步,才可以保持成功,演員沒得選擇,只能不讓自己停下來。」古天樂感慨演戲像毒品,一樣可以上癮。「幸而它不會累己害人,若控制得好,我不介意一直上戲癮。」

(《毒戰》上映日期:4 月 18 日)

最高瀏覽